上海莱士 医药界“股神”股价缘何腰斩?

医药界“股神”股价缘何腰斩?

   16:58

  来源:英才杂志

上海莱士 医药界“股神”股价缘何腰斩?

  

  从曾经A股市值最高的医药公司,到现在市值不到400亿,短暂的几年里上海莱士股价遭遇腰斩。

  公司主营业务血液制品主要以健康人血浆为原材料,采用生物学工艺或分离纯化技术制备的生物活性制剂。在医疗急救及某些特定疾病和治疗上,血液制品有着其他药品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。由于血制品蛋白的含量都很有限,提取血制品蛋白需要大量的血浆,加之近年来需求的不断上升,血制品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局面。

  按照常理,处在供不应求行业里的公司一般都会比较吃香,不过上海莱士仿佛有着更大的“野心”。

  根据公司2018年财务数据,在公司毛利率长年保持60%的背景下,上海莱士迎来了上市以来首次亏损。其主要原因是“受资本市场波及,承担了风险投资损失”。

  在遭到深交所问询函之后,公司表示“金盆洗手”,不再涉及二级市场投资。那么,股价低迷的上海莱士,在调整战略之后,能否拾投资者的信心呢?

  “股神”陨落

  曾经靠炒股荣登神坛,如今亏损黯然离场。

  实际上,上市公司“炒股票”的不在少数,然而大多数都亏损离场,尤其是“跨界炒股”的上市公司。

  由于资本市场波动,兰州黄河(.SZ)、中钢国际(.SZ)、群兴玩具(.SZ)、拓邦股份(.SZ)等上市公司都出现了证券投资业务亏损。

  最引人注目的“裁缝股神”雅戈尔(.SZ)也开始“金盆洗手”,从新调整战略。这个炒股20年,投资收益一度超过200亿的企业如今为何就此罢手了呢?

  一方面,由于股票投资的波动性很大,在某些年份行情不好的时候,减值对公司业绩影响很大;另一方面,A股市场对于涉及业务庞杂的公司估值普遍都比较低,实际上早在2016年李如成就喊出了“回归主业”的口号,对外宣布“用五年时间再造一个雅戈尔”。

  相比雅戈尔?囊揭┙绻缮裆虾@呈吭谌ツ攴路鹁兔挥心敲此忱恕8莨静莆癖ū硐允荆?2018年非经常损益达到-17亿,而当年营收才仅仅18亿,直接导致了当年净利润亏损15亿。

  事实上,这一隐患在财务报表当中早有体现。在公司2015年的年报中,公司非经常损益近8亿元,而当年营业收入为20亿元,将近占了营收的40%。在接下来的2016年中,公司的炒股业绩依旧“辉煌”,当年非经常损益超7亿元,占了当年营收30%左右。

  无奈市场风云变化,就算是专业投资者在市场风格有所切换的时候都会感到措手不及。2017年蓝筹股爆发的年份,公司非经常损益减少至2亿元,如果这个业绩在当年勉强还能用“说得过去来形容”,那么去年无疑是公司的灾难年。

  从上海莱士“重仓股”万丰奥威(.SZ)来看,该公司主要从事铝轮、环保涂覆、镁合金材料等业务,而从财务报表上来看该公司增长缓慢,股价从去年最高点至今也是遭遇腰斩,很难理解上海莱士的投资逻辑是什么。没有一个成熟的投资体系,加上跨界炒股曾经的爆赚,上海莱士难免有些过度自信了。

  在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函之后,上海莱士表示公司不再参与新的二级市场投资,现持有的证券也会在合适的时候卖出。不过,炒股被打脸的上海莱士,在回归主营业务之后真的会变好吗?

  主营业务受影响

  上海莱士虽处在“黄金行业”,却没赚着相应的钱。

  从行业发展来看,我国血液制品的分离提取技术已较为成熟,但生产环节产能提升仍有较大空间,尤其是凝血因子类及免疫球蛋白类。根据中检所的统计,2018年采浆量为8800吨,如果按照欧洲市场人均31L的采浆量来计算,我国血浆需求有望超过4万吨。

  按照常理,身处在一个具有巨大市场成长空间的公司,一般都会过的比较“舒服”,然而上海莱士却是个例外。根据公司财务报表,上海莱士的营业收入在2016-2018年分别为23.3亿、19.3亿、18亿,已经连续三年营收下滑。

  相比同行业的其它上市公司,华兰生物(.SZ)在2016-2018年营收分别为19.4、23.7、32.2亿元;净利润7.71、8.04、32.17亿元。天坛生物(.SZ)2016-2018年营收分别为20.9、17.7、29.3亿元;净利润3.03、12.46、7.36亿元。博雅生物(.SZ)在2016-2018年营收分别为9.4、14.6、24.5亿元;净利润2.78、3.65、4.85亿元,均实现了增长。

  面对营收下滑的疑问,公司回应称,一方面是由于子公司郑州莱士于2017年7月其开始停产改造项目,因而去年没有产生营收,造成业绩下滑?A硪环矫妫捎谥肮镜南勰J揭跃矍牢鳎诹狡敝剖敌兄笾鸩降髡鄄呗裕湮J接胫斩讼勰J剿觳⑿校蚨杂詹跋臁?

  其实,郑州莱士的停产带来的不仅仅是营收的下滑,还有商誉的减值。从2014年开始,上海莱士就开始通过并购进行外延扩张,分别收购了郑州莱士和同路生物,其结果就是形成了14.83亿元和39.37亿元的商誉。也正是在那一年,上海莱士的商誉从2013年101万激增到2014年54亿,也为之后埋下了隐患。

  根据上海莱士去年的年报披露,去年公司账面商誉价值为55.19亿元,占资产总额48.46%,这一比例可以说是相当高了,不仅如此,在去年年报中还披露将对子公司郑州莱士计提1.86亿商誉减值准备。究其原因,主要是因为郑州莱士工艺改造工程完成恢复生产时间延迟和建造、搬迁到长沙生产基地两个方面因素的影响。据悉,原定于2019下半年恢复生产的工艺改造预计要延迟到2020年7月才可恢复生产,因而产生了商誉减值。

,查看更多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
  莱士

  上海

  商誉

  公司

  雅戈尔

  阅读 ()

  投诉

达到当天最大量